聽說你愛三宅一生的褶皺

新店就放個打褶機讓你看個夠


毋庸置疑,“褶皺”一詞已然成為Issey Miyake三宅一生的代名詞,一說到“褶皺”,必然就要想到這位日本知名服裝設計大師。


而最近三宅一生主理的其中一個支線品牌Homme Plissé Issey Miyake,就在東京時尚重鎮南青山開了一家旗艦店。店里靠后的位置,放置在落地玻璃墻里的,竟然就是一臺巨大的打褶機,要讓消費者清清楚楚看見衣服制作的秘訣是怎么誕生的。一件衣服被放進打褶機后,只需幾分鐘皺褶便完成了。



這家旗艦店由三宅長期的合作伙伴、室內設計師吉岡德仁操刀,設計理念就來自于“制造”的概念。坐落于上世紀70年代建筑、總面積有225平方米的空間里,滿目可見裸露在外的、帶來些許冰冷之感的水泥墻,上面有著看似隨意的涂抹和凹痕;加之柔灰色的長方體型坐椅,以及帶來金屬感的、棱角分明的磨砂黑衣架,更能襯托出空間里擺放著的五顏六色的極簡設計服飾。



“我試圖保留建筑原有的質感,呈現時光流逝之感。在如今這個什么都可以從網上買到的時代,空間設計已經發生了變化,但我想讓顧客們覺得來一家實體店還是有價值的。因此就為打褶機設計了一個這樣獨特的空間,人們可以在這里體驗衣服在眼前制作成型的興奮。”吉岡德仁在一次訪談中說道。


新店也有品牌長袖T恤單品的彩色限量版系列,全都是在店內打褶機上制作完成。每件衣服要先剪裁成最終成品的約1.5倍大小,才能放進機器中,機器的操作則由兩位工程師執行。





豐田把東京奧運會吉祥物

打造成互動機器人


2020年東京奧運會眨眼就要到了,四年一度的全球盛事當然也是品牌展示新科技應用的好戰場,因此近日東京奧運會合作伙伴Toyota豐田,就一口氣推出了7款專門為此次奧運會和殘奧會設計的機器人。



為紀念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吉祥物名稱揭曉一周年,豐田把此次奧運吉祥物也設計成了機器人——東京奧運會吉祥物機器人“Miraitowa”和殘奧會吉祥物機器人“Someity”,與奧組委共同策劃,分別為藍色和粉色。吉祥物機器人負責娛樂功能,能夠與人們互動,包括歡迎選手和觀眾、表達情緒等等。


東京奧運會吉祥物機器人“Miraitowa”


殘奧會吉祥物機器人“Someity”


T-HR3仿真機器人主要負責與運動員們溝通,T-TR1通訊機器人則專門為全球觀眾播放賽事畫面。另外還有Human Support Robo(HSR)人類支持機器人和Delivery Support Robot (DSR)交付支持機器人,來為觀眾指引座位、運送茶點,而Field Support Robot(FSR)場地支持機器人則協助運營工作人員來搬運鐵餅和鏈球等投擲物。


T-HR3仿真機器人


T-TR1通訊機器人


Field Support Robot(FSR)場地支持機器人


系列設備的推出也是“東京2020機器人項目”的一部分,不僅僅是車企的豐田,希望通過機器人研發向全球觀眾展示自己科技創新的決心,也優化觀眾和參與者在本屆奧運會的體驗。


Human Support Robo(HSR)人類支持機器人和Delivery Support Robot (DSR)交付支持機器人




全球CMO離任

麥當勞加入取消CMO一職的隊列



麥當勞全球CMO首席營銷官Silvia Lagnado將于今年十月離開該公司。2015年加入麥當勞的Silvia Lagnado,任期內工作包括為品牌35000家餐廳推出統一的視覺系統、設立提升創造力相關項目以及利用數據來理解消費者習慣等等。


Silvia Lagnado


而與其尋找新的人選填補Silvia Lagnado帶來的空缺,麥當勞舉措則是開辟了兩個新SVP副總裁級別的職位。


麥當勞前全球品牌副總裁Colin Mitchell,將出任全球市場副總裁一職,直接向CEO Steve Easterbrook匯報。Colin Mitchell于2016年加入麥當勞,此前曾在奧美工作。原麥當勞全球媒體、CRM和數字營銷副總裁Bob Rupczynski將擔任市場科技副總裁,向首席信息官Daniel Henry匯報,他此前的工作經歷包括卡夫和箭牌。


麥當勞摒棄CMO一職而創立兩個新職位的舉措——市場與市場科技,正是說明了如今科技與數據在市場部門中的重要地位。此前,麥當勞就收購了專注個人化服務和決策邏輯的科技公司Dynamic Yield,麥當勞還為手機APP開發公司Plexure投資370萬美元,再加上此次職位調整,足以展現麥當勞如今對科技發展和應用的重視。



傳統來看,CMO的職責主要專注在品牌、公關以及廣告,但在消費者數據研究和智能科技迅猛發展的今天,這個職位的內容也在不停發展變化之中。早在麥當勞之前,可口可樂就在2017年通過首席發展官和首席創新官兩個角色取代其CMO一職,另外共享汽車APP Lyft在CMO離開之后就決定通過市場運營副總裁和品牌副總裁兩個角色來接手其工作內容,Uber也在CMO離開之后直接取消了這個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