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共有約1020萬人到盧浮宮參觀,但在每天造訪這座世界級博物館的3、4萬藝術愛好者中,超過7成是慕《蒙娜麗莎》的大名。


為了讓更多游客意識到其他展館里那些“被冷落”的展品,同樣具有非凡的藝術價值,盧浮宮打算開啟你的多重藝術感官。“12世紀的盧浮宮,是一座堡壘,后來變成宮殿,現在成了博物館,一些畫廊有它特定的氣味。”盧浮宮對外關系主管Adel Ziane如是說。


于是,一個點子就這樣誕生了。盧浮宮找上了讓Buly 1803(Officine Universelle Buly)這個古老香水品牌重換新生的Ramdane Touhami及他的妻子Victorie de Taillac,與Buly 1803合作,要讓大家聞一聞盧浮宮



Buly 1803邀請了8位香水大師,讓他們從盧浮宮展出的約35000件藏品中,挑選能激發他們靈感的藝術品,并為之量身調制香水,只有一個前提,不能選《蒙娜麗莎》。



盧浮宮“三大女人”之一,米洛斯的維納斯(The Venus de Milo),調香師Jean-Christophe Hérault為她調制的香水中,加入了茉莉、晚香玉和梔子花的香氣,同時又讓香水有一種冷冷的中性質感。



與米洛斯維納斯齊名的盧浮宮鎮館之寶,勝利女神(The Winged Victory of Samothrace),被調香師Aliénor Massenet選中:“她有著強烈的情緒,同時非常女性化,我使用了地中海玫瑰、茉莉和木蘭,混合臭氧及沒藥樹,以期帶來一種礦物寶石的感覺。”



洛倫佐·巴爾托里尼雕刻的《寧芙與蝎子》(Nymph with the Scorpion),是一位剛被蝎子蟄傷的仙女,正伸手撫摸被咬傷的傷口。調香師Annick Ménardo用天芥菜屬植物混合茉莉,結合琥珀及麝香,來詮釋她乳白色的肌膚質感和略帶柔弱的氣質。



調香師Domitille Michalon-Bertier被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的《大宮女》(Grande Odalisque)吸引。畫中主角被刻意拉長的脊柱,讓她盡顯女性安詳、陰柔的美。調香師選擇用杏仁油、鳶尾花、麝香等來展示主角柔軟的肌膚質感,而畫作布景中的東方色彩,則通過小豆蔻、粉辣椒等來體現。



另一幅安格爾的作品《瓦平松的浴女》(The Valpin?on Bather)由調香師Daniela Andrier詮釋。畫中女子沐浴過后,豐腴而略顯神秘的背影,讓調香師想到了混合熏香、天竺薄荷、橙花和香茅的氣息。



托馬斯·庚斯博羅的《公園蜜語》,一幅反應18世紀英國上流社會的代表作,(Conversation in a Park)被調香師Dorothée Piot相中:“我喜歡角色呈現出的溫柔,那漂亮的塔夫綢裙子讓人想到玫瑰花瓣,微微上妝的美麗面龐有一絲麝香的味道,而他們背后美麗的植被,讓人想到奧斯曼玫瑰混合佛手柑、新鮮薄荷、苔蘚和香草的氣息。”



弗拉戈納爾的《門閂》(The Lock),混合著曖昧與欲望,調香師Delphine Lebeau選擇百合、蘋果、栗等氣味,來傳達這種性感、迷醉、柔軟的氣氛。



喬治·德·拉·圖爾《木匠圣約瑟夫》(Saint Joseph the Carpenter ),一幅描繪少年耶穌和他的俗世父親木匠圣約瑟夫的畫作。畫中,年幼的耶穌為正在賣力工作的圣約瑟夫舉著蠟燭,那燭光是唯一的光源,讓整幅畫透露出溫馨、幽靜而略帶神秘。“我喜歡它的明暗對比,因此這款香水有木質的和諧感,充滿對比”,調香師Sidonie Lancesseur如此解釋對這幅畫的理解和重現:“有琥珀、想草根和雪松,還有粉胡椒、佛手柑、橙花、苦杏仁等。”





每件被選中的藝術品,都會擁有各自的系列產品,包括香水、香氛蠟燭、香皂等等,可以在Buly 1803的網站上買到,也可以在盧浮宮博物館商店內一個專門設計的角落購買。


不知道調香師們對每件藝術品的理解和表達,是否跟你想象的有出入?你腦海中,又有什么關于藝術品氣味的想象呢?不妨說來聽聽。